tzs.jpg

作者:平山夢明

譯者:黃薇嬪

出版社:小異
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 

 

 

 

沒有意外的話,通常第一眼都被封面迷惑了(笑)與輕小說非常大的差異是,沒有很響亮的打出繪師的名字,而是在折頁最下面小小的打上「Illustration "our lady of raspberries" Ⓒ Trevor Brown」。這字真是有夠小,一開始並沒注意到,是後來無聊翻翻不小心給我看到,害我差點錯過認識一位很~特別的畫家了。(提到這個畫家讓我都不知道重點該放在書還是畫了 wf (138).gif )

click 2 close Close Window click 2 close

來自英國的道地英國人,卻畫出這麼日式獵奇風格的圖,整個作品風格讓人很不舒服(稱讚意味)。所以回過頭來看他人事一書的封面,還真是不痛不癢(笑),嘛!畢竟台灣在這方面管的滿嚴。

關於Trevor Brown的作品就自行前往Trevor Brown的網站Baby Art膜拜吧!因為我是來推薦書的 027.gif

 

「想要閱讀這本書,請先拋開一切希望……」在書的封面有這麼的一行字。

「我思考著,何謂恐怖。找不到正確答案。就在我茫然佇立在迷途之時,突然注意到,最恐怖的意外,總是出現在新聞報導上,這個世間包藏的虛無與冷漠,正是恐怖最豐潤的來源。」─平山夢明

本書收錄了14篇故事,在這14個故事裡面,正好呼應了平山夢明的這一段話。原來,真正恐怖的就是我們冷漠的週遭生活…

 

〈他人事〉

這場景,我曾在電影上見過,卻壓根兒沒想到自己會卡在翻落懸崖的車子裡。伸手摸摸膝蓋,指尖陷進爛桃子似的肉裡,被夾在破碎儀表板底下的腿動彈不得。遇到這種慘事,那男子還若無其事、悠哉的丟了一把線鋸給我:「用來鋸骨頭綽綽有餘,鋸吧,別客氣了。」

這就是我接觸平山夢明的第一個故事。再還不習慣他的寫作風格時,這篇內容讓我很難受(苦笑)。面對迫切需要幫助的人,袖手旁觀,一付無關緊要的樣子,因為…「抱歉,那是你家的事,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身歷其境的想像一下,我背都冷了 image1128.gif


〈支解吾兒〉
咱們家有個怪物,就住在上樓左邊最後一間房間裡頭;高一百八十七公分,重應該超過一百二十公斤。製造者是我和我老婆;我釋放出的蛋白質基因體在老婆肚子裡結果,等那傢伙取得肉身後,待不了十個月就破他娘的子宮出世;回想起來,那怪物連出生的方式都很任性。

這個故事在名稱上看似很有意思,不過內容卻滿普通的,結尾的地方也讓我迷糊了。不過很明顯的這故事是從現今的生活所衍伸出的。

 

〈只吃一口就……〉
「我剛剛綁架了妳的女兒。」某天傍晚,我打開門,一名男子這麼對我說。「我想再一次為妳先生做道美味的料理。」過了一會兒,我聽見平底鍋煎肉的滋滋聲。「請嚐嚐。」我的心裡突然湧上一陣不安,只見嘗了一口肉的老公突然發狂:「你竟然殺了我女兒!」

其實看前面我就猜到結局,算是在意料中來到結局,震撼感就大打折扣了。是我最不推的一篇故事。

 

〈老媽與齒輪〉
我注意到手指末端呈紫色,就像死人的手指一樣。而茶子原本雪白的肌膚不見了,現在變成如橡膠般的淺綠色皮膚。「我已經跟死掉沒兩樣了。」她說。已經對一切厭 倦透頂的我,不管是老爸或老媽,看到那些傢伙就覺得活著真累。所以這對我來說,正好是個機會。「沒關係,我們一起腐爛吧!」

「家人是父親的沙包」(囧),以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。內容是關於家暴,已經不算恐怖而是有點靈異的味道了。然後是我想吐槽這標題有什麼涵義嗎?

 

〈幼貓與天然瓦斯〉
「我們想和阿姨妳玩摔角。」兩個露出爽朗笑容的運動少年說。開什麼玩笑!突然闖進屋來說要在這裡摔角?「啊……那隻手不行……」劇烈疼痛竄遍皮膚、肌肉與骨頭之間。昨天還很幸福,怎麼在二十四小時後,變成這副手臂關節碎裂、口吐鮮血的模樣?

這篇獵奇的莫名其妙,但同樣讓人很不舒服。文中以「昨天一切都很幸福與今天卻如此遭遇不幸的事」做對比,這種貼近現實的天有不測風雲讓我恐懼了。雖然劇情發展令人不明就裡,不過可以猜測應該是誇大反映現今社會對弱勢的欺侮。

 

〈退休日大逃殺〉
骯髒的傢伙!有人大喊。包圍犬山的人群越來越貼近;他面前的每一張臉上此刻都浮現濁黑的怒氣,看來像是在壓抑「暴力本能」破體而出。……這就是退休獵殺呀。犬山後悔自己過於天真的評估。這才發現,到昨天為止的忠實與友好,全是他們為了今天而做的掩飾。

這算有點科幻了,不過這一篇最恐怖的應該是在妻子與兒子的的無情。

 

〈召喚恐懼〉
「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東西。尼娜只是讓人陷入恐懼的幻象。」老爹說。「如果幻象沒解除,會怎麼樣?」老爹握拳的手在腦袋旁邊轉了兩三次後,張開手掌。「就會──啪!」正如他所說,阿平翻白眼、嘴裡像螃蟹一樣吐出大量白沫。

這篇也算科幻,雖然標題是召喚恐懼,不過一點也不恐怖 016.gif

 

〈傳信貓〉
千紗凝視醬油皿中的手指,注意到指腹側面有「割痕」,看來像是美工刀造成的痕跡……千紗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,拿來醬油罐在傷痕累累的指腹上滴了一兩滴醬油。褐色的液體為傷口著上顏色,白色的指腹上浮現傷痕組成的文字??「救我」。

前面鋪陳的很好,驚恐的氣氛有塑造出來,結局更是意外性滿點。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篇。

 

〈傷腦筋的烤肉〉
男人一隻手上拎著鐮刀,緩緩從帳篷陰影處現身。他的臉上濺著點點鮮血,看來像長了青春痘;鮮血像麥芽糖一樣從鐮刀的刀刃處流下,滴落在河岸的石頭上。怎麼會這樣?我們只是來這裡烤肉,哪有一家子和樂融融來烤肉卻死掉的?

這篇應該傷腦筋的不是烤肉吧(囧)!!←好混的心得  wf (151).gif

 

〈雷薩雷很可怕〉
「老師,我已經受不了了。學校對我而言是地獄,老是被雷薩雷欺負……我決定在本月八日一死了之。詛咒那傢伙下地獄。」二年D班導師陸續收到一封封預告自殺的密函,是霸凌事件?雷薩雷又是誰?日子一天天逼近,學生當真要集體自殺?

有點接近推理的內容,以bbs來呈現關於校園霸凌的事。同樣結局來的很有轉折。

 

〈瘋狂甜心〉
在ⅩⅢ星球進行地球化開發的囚犯們,遭遇到原為軍用洩慾機器人「甜心戰士」的反擊,生存者的數量急遽下降低。伴隨著輕快的音樂,宛如完美女人化身的甜心戰士,進行毫無人性的殺戮。

這篇算科幻走向,一點也不恐怖。就像看一般科幻片,會讓人滿好奇怎麼結尾。

 

〈達爾文與越南西瓜〉
Q路線不是我們這種一般送貨司機有資格擔任,聽說工作內容和政府有關,詳細情況屬極機密。車後有個安置病患用的窄床,上面有數條皮帶,車廂壁架上還有電擊槍與手銬……我發現自己面對的「打工」非同小可,是顆超狗屎的定時炸彈。

沒有關聯性的標題,內容只能說噁心,卻不可怕。

 

〈人間失格〉
「抱歉,妳可以改天再死嗎?」那名陌生男子如此說。「我和女朋友半年前一起在這裡跳河自殺,卻只有我獲救,所以今天晚上我要來自我了斷。本來以為這種時間來,就不會有人打擾了。」開什麼玩笑!你選其他天再自殺吧,我要先死。

充滿黑色幽默的對話,也很溫暖的一篇,讓人錯以為不是平山夢明的書,但是結局…平山夢明了image2123.gif我最喜歡的一篇。意外性破表。

 

〈老虎的肉墊是消音器〉
工廠員工有上千人,午餐時間餐廳人多混亂到難以置信,可憐的是,出入口只有一個,而且得依輩分排隊。要早點吃到飯,只能靠捷徑,要抵達那個捷徑,必須想辦法越過輸送帶。而輸送帶全年無休持續載送、壓裁著金屬板,所以必須看準沖床打開那瞬間……

同樣也是沒有關聯性的標題,結局不懂,無恐懼。


精簡的短篇故事,不過卻能在短短幾頁帶出各式各樣的恐懼,是我很佩服的地方。雖然有些故事性並不完整,結局也有點「玄」,但這畢竟不是故事性取向的書,單就以一個小主題衍生出大恐懼就是很了不起的地方了。


引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